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亡夫之人的调教
亡夫之人的调教

亡夫之人的调教

无人的街道,夜晚的空气因为黑暗而显得格外寒冷。咖啡店里的灯光也因此而显得格外温暖,如果只看咖啡店的一角,只是两个普通的主妇在做着普通的闲聊

  叶蝉「那个游泳教练小哥,长的真是帅啊……」

  宋茜「对啊,好像还是大公司老板的儿子,富二代呢,很多学员不管是年轻小姐,还是人妻,都对他暗送秋波呢……」

  低声窃笑……

  桌子上散乱着放着数罐啤酒,碟子里放着花生米。叶蝉拿起面前的啤酒罐,一口气喝光了。「啊啦、已经喝光了,冰箱里还有么?」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冰箱门。手里拿着冰啤酒,哼着小曲拉开易拉罐,然后对一边的刘妍说道「刘妍,谢谢款待,再来一罐哦。呼呼……你也很享受吧?」

  没有得到刘妍的答复,只有一串含糊不清的呻吟「啊、啊…呜呜!…啊、啊…」刘妍难过的扭曲着身体,淋漓的香汗在温暖的灯光下酿成另类的艳丽画面。
  造就这一切美景的源头就在刘妍散发着浓烈淫臭的秘部,在那里发出着激烈的电动机的嗡嗡声。被夺去视觉的刘妍,那根电动鸡巴布满颗粒的巨大龟头在她媚肉里翻搅的感觉被放大了,如同那根电动大鸡吧在搅动她的大脑一般。丈夫死后一直恪守妇道的刘妍,在阴道里传来的阵阵快感和巨大的羞耻之间发出着不只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喘息「哦、哦…不行哎!啊呜!」,伴随着这喘息的声音,还有那本能的像发情母猫一样摇动的腰肢。

  「澎」的一声,那根紫色的电动阳具从刘妍胯下脱落,在她双腿间淫液形成的水洼里跳来跳去。

  叶蝉走过来,刻薄的说道「真是只淫荡的母猪,滥交的松弛骚逼连这么粗的假鸡巴都夹不住了?是不是想要更粗的啊?嗯?」一边说,一边把修长的手指伸进刘妍两片肥厚的大阴唇里,无情的用锐利的指甲刮弄着刘妍勃起的阴蒂,可怜的滑嫩阴蒂在指甲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刘妍发出高昂的一声尖叫「啊啊啊!」

  叶蝉嘴角上翘,冷笑道「吶、更加激烈的想要去了吧?这个淫乱的女人,下贱的屄口一张一合的在渴求肉棒呢。」一边说着,一边用大拇指继续刺激着阴蒂,中指像蛇一样钻进刘妍的阴道,用指甲用力抠着阴道内侧G点上的嫩肉。如同电击般的刺激,从刘妍的下腹扩散开来,在全身波动着。

  刘妍像母兽一样嘶吼着「哦!哦!哦!啊……啊!不行了!!!」全身像拉紧的弓一样弯曲,嘴巴像离开水的鱼一样大张着,口水随着风箱一样的剧烈喘息,化成白沫,随着身体的痉挛颤抖,落在那对晃动的淫肉上。

  宋茜夸张的喊道「哇!这个淫乱的猪女,高潮到尿失禁了呢!」

  刘妍悲惨的喊道「呜呜……不要看,不要看……」刘妍的头向后仰着,无法控制的感受着阴道蜜肉的阵阵痉挛,一股股黄色的尿水从尿道里有节奏的喷出着,屁眼跟着阵阵收缩,更加疯狂的想要吐出腹中肮脏的积存,但却被那根粗壮的蔬菜无情的顶了回去,反而带来阵阵的另类快感,就像被自己的大便抽插肛门一样。
  金黄的尿液飞洒着,在兴奋到粉红的肥美肉体上跳跃着,在温暖的灯光下,如同一件艺术品一样美丽。

  宋茜凑近刘妍耳边,呼出的热气吹进粉嫩的耳孔「一边喷尿一边高潮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淫荡的母猪!」

  叶蝉在另一边说道「毫不羞耻的在人前撒尿的母猪,腥臭肮脏的尿液都弄脏了我的袜子了哦,下贱的母猪需要被惩罚!!」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脚上的黑色丝袜,毫不迟疑的塞进刘妍张开的口中。

  「呜呜呜……」丝质的袜子被强行塞进嘴里,让刘妍的喘息瞬间变成低沉的哀鸣,叶蝉是汗脚,浓烈的脚汗臭味,丝袜上浸透的尿骚味,在刘妍的舌头上爆炸开来,刘妍还来不及对这种悲惨的境遇做出反应,乳头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再次哀鸣起来……

  原来是叶蝉用尖利的指甲尖狠狠的掐住刘妍勃起变硬的深褐色奶头,用力的拉了起来,巨大的乳房像纺锤的形状一样被拉长着。

  「好痛!痛、痛、痛啊!请停止!!!」惨呼经过嘴里的丝袜,变成了一堆无意义的音节。

  叶蝉冰冷而残忍的声音在刘妍耳边传来「不能变成没教养的母猪。需要安装上母猪的证明!」接着伸出手去,在刘妍大腿上流下的温热液体上摸了一把,在被拉长的奶头的上涂抹着。什么都看不到的刘妍,不安的颤抖着。

  宋茜欢快的声音传来「是消毒么?用这种淫臭的液体好么?」

  叶蝉无所谓的答道「没关系吧?反正是母猪的身体吶!」

  刘妍疑惑的想着「啊、那個…消毒…什么意思?」敏感娇嫩的皮肤传来的被尖锐金属触碰的疼痛马上让她理解了「消毒」的含义。

  冷,刺痛,钝痛,最后变成无法忍受的剧痛,从敏感的奶头,刺入刘妍的大脑。接着,温热的液体从乳房表面缓缓流下,即使看不到,刘妍也知道那是自己的血液。「叮铃铃」,清脆悦耳的铃声在刘妍的胸前响起,传入了痛的发抖的刘妍的耳中。

  叶蝉笑着说「很悦耳的铃声吧?刘妍奶头穿孔的声音哟,带着铃铛的奶头环,和你这只母猪很般配呢」

  刘妍留着泪,默默的想到「啊……金属环,好残忍……不要拿我的身体当玩具呀…」

  宋茜装作吃惊的说道「啊啦,哭了呀?好可怜,不过,这一侧也要装上哦,你看,要用空心针开孔了哦,加油,坚持!」一边说,一边用带着鲜血的尖锐空心针在另一侧的奶头上蹭来蹭去。

  被袜子堵住嘴刘妍拼命摇头,嘴里呜呜的发出着含混不清的声音,相比剧烈的疼痛和恐惧,嘴里的污物已经完全顾不上了。绳子深深的勒进把上半身拼命后仰,本能的想要躲开的身体。但是这样的反抗完全是白费,奶头贯通的剧痛再一次直接射进了刘妍的大脑。

  宋茜有些不满意的说道「母猪的奶头又大,勃起的又硬,稍微扎歪了,太可惜了。」

  「呜呜!呜呜!呜呜!!!!」随着刘妍沉闷但却发自灵魂深处的惨呼,雪白的乳肉上一颗颗红色的血球浮现,接着变成一条直线,滑落下来,如同雪中的梅花一样美丽。

  伴随着金属圈闭合的咔咔声,宋茜赞叹的声音传来「呼,终于完工了,两边的奶头上都挂着淫荡的金属环,很漂亮的母猪专有饰品呢!」

  叶蝉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掌托起刘妍的两只硕大的乳房肉球,晃动着,「叮铃,叮铃」,每一声悦耳的铃声响起,刘妍都会感到乳头如同针扎般的剧痛,禁不住的发出阵阵哀鸣。

  叶蝉赞叹道「好悦耳的声音,这对淫荡的大奶子,变成了不错的乐器呢,刘妍这都是因为你的反抗而不得不进行的教育呢。下面怎么办?再增加一些金属环么?呐?」愉快而轻松的语调,冷酷而阴暗的含义,一边说着,一边拽出了刘妍嘴里的袜子,等待她的回答。

  忍耐也没有用,说谎也没有用,反抗也没有用……被身体的疼痛,排泄的渴望折磨的刘妍,这句话击碎了刘妍内心中最后的一点坚持。

  刘妍喘息着,被袜子过的嘴巴有些发木,但仍然断断续续的说道「哦、求您了!做什么都可以,成为肉便器什么的也可以,成为母猪什么的也可以!……求您了,不要再对我做残忍的事情了……」

  叶蝉微笑着,像蛇一样伸出舌头舔着红唇,温柔却冷漠的说「哎呀,你说的语气好勉强啊,」肉便器什么的「好像很不情愿的呢~ 」

  积攒一周的排泄物在刘妍的下腹发出者咕噜咕噜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她的额头不断有发粘的冷汗流下。

  刘妍一边抽泣,一边发出尽量温顺的声音「哦、拜托您了!请务必让刘妍成为……肉便器!真的想变成肉便器!求您了,把屁股的栓……拔掉……做什么都可以……求您了……求您了……」这种低贱顺从的感觉,是从小在优越条件长大,又一直因为是美人而被优待的刘妍从未经历过的,这种羞耻,被欺负,被强迫,被虐待,反而让她的内心有种另类的,被解放的快感。刘妍脚下那散发着浓烈的雌性味道的腥臭水洼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刘妍一边滴下着淫荡的液体,一边苦苦的恳求。

  叶蝉笑着说「非常的想在别人面前排泄大便哦~ 刘妍有这种变态的癖好,比肉便器更为低贱的大便奴隶,更适合你呢!」

  宋茜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刘妍这种美人,不知羞耻的快乐的排出大便的视频,一定很好卖呢」

  刘妍喘息着像乞求饶命一样的小声哀求道「啊…啊……肚子痛……肚子痛的要炸开了,是的,我是连肉便器也不如,比肉便器还要下贱的大便奴隶,什么都可以做的大便奴隶,请允许奴隶排泄,求您了,拜托您了!啊……」

  叶蝉听到刘妍的话后嫣然一笑,从包里取出了小型的摄像机,架在三脚架上。然后解开了刘妍的眼罩,让刘妍的整张脸毫无遮掩的露了出来。

  叶蝉笑着说「这是从我老公那里拿来的,是很高级的摄像机呢,有动作捕捉功能,母猪刘妍排泄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完美的保存下来呢!」

  宋茜「刚才你自愿成为大便奴隶的请求,对着摄影机再说一遍呐,一定要发自内心的演出哦」

  刘妍面露难色「呜呜…那样害羞的事…」

  叶蝉恐吓道「视线一定要对准摄像机哦,如果偏开视线的话,毫不犹豫的在贱逼上增加金属环哦!」

  被叶蝉残酷语言吓的哆嗦的刘妍,把脸转向摄像机,如果不能成为合格的母猪,慢慢小声说道「我是刘妍,是在人前不知羞耻的排出大便的变态大便奴隶……呜呜……这样可以么?」刘妍的腹部和屁眼已经反射性的不断的做出排便的动作,但是牢牢用胶带封住的胡萝卜根本不能从肛门脱落。

  叶蝉皱着眉头评论道「那样的言辞,完全达不到允许大便的程度啊,完全不是发自内心的语言呢,非常无力!」

  宋茜也点头附和道「需要更淫荡,更变态母猪适合的谦辞用句呢…算了,我就教教你这头弱智母猪把,比如像这样子……」宋茜凑到刘妍耳边,小声的说了起来。

  一瞬间,刘妍惊讶的张开嘴,寻求拯救般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发抖,过分的羞耻,让刘妍说不出话来……

  宋茜站起身来,冷酷的说道「只有这一次会教导你母猪应有的说话方式,后面就要看你的发挥了,如果不能成为合格的母猪,很抱歉只能增加新的穿孔作为惩罚了啊……」说完,用手弹了弹刘妍乳头的金属环。

  刘妍惨叫一声,连忙说道「啊呜…一定好好的说!因此…呜…」贯穿奶头带来的痛苦和恐惧,紧紧的绑着刘妍的心……

  叶蝉一边玩弄着刘妍的丰满乳房,一边说道「如果不想被惩罚,就要大声的,愉悦的,充满享受的介绍自己哦~ 」。

  乳头的疼痛让刘妍惨呼一声,连忙大声的说道「呜……呜…我是刘妍…每天一边意淫着粗大勃起的鸡巴,一边抠着沾满大便的淫荡屁眼自慰!其实……我是特别喜欢在别人面前被虐待,在别人面前当众拉出臭大便,表演尿失禁的大变态寡妇!喜欢在众人面前露出淫乱的臭屁眼子,乞求被大家灌肠调教的变态粪便女人,只要能让我用奴隶的淫乱的样子排出大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拜托您对我进行排便调教!!请大家严厉的调教每天只想着被大鸡巴操的臭屁眼!」

  叶蝉和宋茜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安静,只有摄像机发出的微弱电流声。
  宋茜无奈的叹了口气「啊啦、只会说我告诉的话,一点原创性都没有啊……」
  叶蝉也很苦恼的说「果然没有惩罚是不行的啊……」

  刘妍连忙着急的对着镜头说道「啊……我刘妍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一边抠着臭屁眼自慰,一边给从没见过的陌生男人口交!在大街上一边露出下贱淫荡的肮脏屁眼,在诸位面前以最下贱的姿势在大街上拉屎,请大家随意的拍摄和嘲笑我这个大便奴隶拉屎的下贱样子!特别喜欢随意到处漏屎的大便女人,在这里请求大家共同管理我下贱的屁眼和淫荡的骚逼!!请随意的把各种让刘妍羞耻致死的命令给予刘妍,求你了……请给大便奴隶刘妍排泄的许可……呜呜……」

  叶蝉面无表情的看着摄像机的取景器,在那里,没有贞淑美丽的咖啡店女主人,也没有温柔慈爱的孩子的母亲,只有一只悲惨下贱的母猪。

  叶蝉「嗯……这个样子还差不多呢,刘妍。那么如果我们每天都过来的话,都要这个样子和我们打招呼哦」

  宋茜拿起那个紫色的电动假阳具,说道「你看,我在这个振动棒上写了『大便奴隶刘妍专用鸡巴』这几个字,一边模仿被男人大鸡吧操的样子,一边向大家介绍你这个寡妇的假鸡巴情夫吧,明白了么!」一边说,一边粗暴的把那根粗大的假阳具狠狠的插进了刘妍的阴道里。

  叶蝉看着取景器,像导演那样喊道「被送了可以振动的假鸡巴礼物呢!感谢!要有发自内心的感谢!」

  刘妍被阴道突然闯入的巨物顶的惊呼一声,连忙一边像母狗求欢一样上下摆动着肥大的屁股,一边说道「非常感谢赏赐给屎一样的女人大便奴隶刘妍这样粗的鸡巴!今后每天,淫乱的刘妍都用这个专用的大鸡吧一边振动一边抠挖下贱的骚逼,用它填满淫乱寡妇的寂寞小穴!」

  刘妍双目无神,口水从美丽的唇边滴下,覆盖全身的快乐也好,痛苦也好,都在对叶蝉她们的恐惧中转化成自己从未想过的淫乱词语,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吧……只是不停的说着……说着……

  「噗嗤」屁股肉上的胶带被扯下,失去束缚的胡萝卜慢慢的从屁眼滑出。
  仅存的羞耻心让刘妍哀求道「啊!哦、请让我去洗手间,拜托了……」
  叶蝉笑着说「为你准备了专用的洗手间哦」然后拿出一个大塑料袋,用黑色的白板笔写下『刘妍专用大便袋』这几个字。

  刘妍看到后,悲哀的说「难道要……难道要拉在这个塑料袋里么?」

  宋茜严厉的说「事到如今难道要反悔么?刚刚不是亲口说了怎么样大便都可以的么?为了不把咖啡店弄脏,特意给你这只母猪准备的东西,还不快表示感谢?!」
一边说着,一边把塑料袋放在刘妍屁股下面的地板上,同时开始按压刘妍鼓起的小腹。

  刘妍痛呼「嘿!!呀!…不要按肚子…」话还没有说完,刘妍再也控制不住超越界限的便意,褐色的屁眼像火山口那样鼓起,噗的一声,吐出了那根折磨她的胡萝卜。刘妍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排泄的快感。

  「啪」的一声响亮的声音响起,火辣辣的疼痛从屁眼传来,刘妍惊叫一声。紧接着皮鞭与肉体接触发出的响亮声音毫不停歇的,雨点般的从刘妍屁股处传来,宋茜一边用力挥舞着手中的皮鞭,每次都准确的让落点落到刘妍张开的可怜屁眼上,一边骂道「大便奴隶母猪的粪尿不可以随意排出哦!」

  叶蝉用鲨鱼一样的眼神盯着刘妍,笑着补充道「刘妍,如果想大便的话,一定要向我们报告并获得许可才可以哦,不然就会受到惩罚的!」

  刘妍强忍着娇嫩的屁眼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一边哀求道「啊、是的,是的,请让刘妍大便……」

  宋茜「啪」的一甩鞭子,大声骂道「他妈的这只傻逼蠢猪,还不知道奴隶应有的说话方式么!真他妈欠教训!」

  刘妍吓得一抖,连忙用尽量卑微的语调说道「啊……啊!大便奴隶刘妍马上就要用站着的变态姿势在母猪专用的大便袋里开始拉屎了……因为被虐狂母猪肚子里的臭屎已经到了极限!求求主人们赏赐傻逼母猪大便的许可,像变态一样站着喷出猪肚子里的恶臭大粪!」

  噗嗤!噗唧!噗噗……随着刘妍下流的言辞,被鞭子抽肿的屁眼也爆发出一阵阵低俗的声音,黑褐色的软便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射出来,落在身下的袋子里,充血肿胀的肛门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混合着长久忍耐带来的排泄快感,沿着脊椎冲进刘妍的大脑。「嗯咕呜呜!嗯啊啊~…大便女人刘妍的下贱屁穴……喷火了啊……呜呜……已经忍耐不住了……哦……哦……出来了……终于出来了……哦……哦!」疼痛,快乐,羞耻,解脱,各种情感混在在一起,在刘妍脑中炸开,让她疯狂的摇动着脑袋,发出着失去理智的嘶吼。

  叶蝉突然伸出左手,抓住刘妍的头发,强迫她面对摄像机的方向,「噗嗤……噗嗤……」恶臭的褐色软便仍然像冲破堤坝的洪水一样不断从肿胀的屁眼中溢出。本来美丽高雅的五官却是大便时的低俗表情,精致的妆容也被满脸的泪水、鼻涕、口水污染的一塌糊涂。而这一切都被一角的摄影机默默的记录下来。
  咖啡店里淡淡的咖啡香瞬间被腥臭取代。宋茜皱着鼻子,拖长了语调说「哎呀哎呀,还没有得到许可就排泄了呢,这个必须要惩罚!」

  叶蝉笑着看着刘妍「刘妍,好好的对着摄像机露出变态大便奴隶排出大便时的喜悦笑容哦,这个录像要上传到色情论坛给全世界的人欣赏哦~ 嘻嘻」
  刘妍哭喊着「求你们,不要!」像是要把肚子里的内脏全部排出来那样,肿胀的屁眼颤抖的外翻着,直肠充血的粘膜都露了出来,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然而玫瑰的中心不是芳香的花蕊,而是恶臭的茶色污物,随着身体的颤动,落到两腿之间的塑料袋里。

  宋茜看着取景器,命令道「脸不要躲开哦,刘妍,一边大便一边自我介绍哦!」
  叶蝉用力拉紧不断想要逃避的刘妍的头发,强迫她面对镜头,取景器里刘妍美丽的双眸失去了所有的光辉,像是盖着一层磨砂玻璃。

  刘妍颤抖的说着「我……我是变态的屎女人刘妍,在之前的一周里,我每天用充气肛栓塞住肮脏的屁眼,每天因为巨大的肛栓合不拢腿,用变态露出狂那样的罗圈腿生活,在母猪一样的肚子里,攒下一周的大便,就是为了给大家表演排出最粗大便的一刻……因为母猪刘妍是最低等的大变态,在排出大便的时候,贱逼也会跟着兴奋起来……很抱歉让大家看我这只低贱母猪排便的恶心场景,但是母猪刘妍像大鸡吧一样乌黑粗硬的特制大便马上就要排出了,请大家仔细看着母猪刘妍无法合拢的贱屁眼!嗯……嗯……嗯……呐……从我的臭屁眼里,被虐狂母猪的大便垂下来了……呜……可以看到么?」伴随着刘妍下流的自我介绍,积存的了一周的粗硬大便从括约肌失去力量的肛门里垂落下来。

  叶蝉像发现了好玩的事情一样,大笑道「哈哈,用大便当猪尾巴的刘妍,这个大便尾巴和你这只变态母猪真的很般配啊」

  宋茜附和道「一边变态的做着大便录影,骚逼还在不停的流着口水,这样淫乱的母猪需要我们好好的教育哦,嘿嘿嘿」

  刘妍羞耻的反驳「啊!没有……并不是那样的……呜呜呜,大便根本停不下来……怎么办?」伴随着低俗的声音,那根最粗的干硬的大便落进袋子里以后,仍然不断的有大便从刘妍肿胀的屁眼中被排出……身下的塑料袋积存了相当的分量,多少有一些漏到了周围的地板上。慢慢的,刘妍终于排空了整整一周体内积存的秽物,头也无力的垂下了。叶蝉和宋茜放下了绳索,让她跪在自己的那袋大便面前。

  宋茜冰冷的声音响起「刚才没有得到许可就排泄了,这个必须要惩罚,没有意见吧?变态女!」

  刘妍连忙一边磕头,一边哭着求饶「对不起,愚蠢的大便女人刘妍没有忍住,没有获得允许就擅自排泄,请主人们惩罚!」

  叶蝉忽然走到供奉着刘妍前夫遗像的供桌前面,把上面的贡品一把扫落到地上,残酷的话语传出「对于没有得到允许,控制不住自己的淫乱屁穴,随意大便的母猪刘妍的惩罚就是,今后只能使用母猪自己的腥臭大便供奉母猪的死鬼老公!」
  沉默……还是沉默……跪在地上的刘妍大张着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命令……泪珠不受控制的从美目中流出,流进颤抖着的嘴里。没有哭声,已经悲伤到发不出声音。

  宋茜冷漠的看着刘妍「反抗么?没有教育好的母猪需要惩罚么?这次是带贞操带一个月?还是在阴蒂上穿孔??」

  刘妍沉默着,没有说话,颤抖着伸出双手,提起地上那袋散发着恶臭的大便,默默的走到心爱丈夫的供桌前,把那袋「奇特」的贡品,放在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遗像面前。然后默默的跪下。

  叶蝉哈哈大笑「真是只蠢猪寡妇,用大便供奉自己的死鬼老公,真是名副其实的屎女人,哈哈哈…」

  宋茜冷笑着说「…听话的母猪,这次就不使用贞操带了,但是母猪的屁眼和骚逼都是被管理着的,只有获得主人的许可才可以使用,母猪明白了么?如果敢于违抗,母猪明白自己会面对怎样的惩罚…」

  「…呜呜……是…」满腔的悲痛,刘妍从胸中挤出了这个字。

  「啊,对了,记得把你死鬼老公的贡品袋子扎紧啊,蠢猪的大便实在是太臭了,再怎么说,以后还是要来喝咖啡的,这个味道,就让你老公一个人享受把,哈哈哈!」叶蝉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恶魔一般的两人,从后门出去了。

  「滴答,滴答」恢复寂静的咖啡馆里,只有泪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洁白丰润的少妇躯体上,绳子留下的红痕交错的织出凄美的图画,肿胀外翻的屁眼,起着泡沫的茶色肠液仍然在缓缓流出。雪白的大腿内侧,浊黄的尿液,茶色的粪汁,起泡的淫水,混杂在一起,勾画出欲望的画卷……

  咖啡店外面的街道依然安静,空气依然清冷,「…啊……呜呜呜…啊……」女人凄厉的哭声穿过咖啡厅厚重的木门,刺向黑暗的夜空,那里一直黑暗,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浓重的,化不开的黑暗……厚重的云层分开,露出一轮残月,一如叶蝉嘴边常常挂着的冷笑。

【完】